7月宏观经济运行分析:房地产投资独领风骚 基建投资王者归来

时间:2019-02-07   编辑:小编   阅读:( )

7月宏观经济运行分析:房地产投资独领风骚 基建投资王者归来

经济整体稳中有降 金融风险不容忽视

7月宏观经济运行分析:房地产投资独领风骚 基建投资或“王者归来”

摘要:7月经济整体呈稳中有降态势,三驾马车中,投资增速创历史新低,消费增速小幅回落,唯出口保持快速增长,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,外需稳定风险正在加大。下半年,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是关键,短期基建投资助力稳增长,长期补短板是关键,高精尖产业投资快速增长,显示补短板诸多鼓励政策已经起效。但降成本效果仍未显现,一方面应切实做好企业税费返还,另一方面加快个税减免政策露面。在风险方面,必须坚决遏制房价上涨,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,防止金融风险再扩大。

经济增体稳中有降 投资消费均现回落

7月工业增长6%,维持历史低位,出口增长12.2%,消费增长8.8%,投资增长3%。经济整体呈稳中有降态势。下半年,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是主线,基建项目将助力稳增长,同时,高精尖产业投资快速增长,补短板正落实。降成本效果未显现,应切实做好企业税费返还、推进个税减免。必须坚决遏制房价上涨,防止金融风险再扩大。

工业生产增速持平 贸易摩擦影响显现

7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%,与上月持平。采矿业同比增长1.3%,回落1.4个百分点,制造业增速小幅回升至6.2%,处历史低位。当月黑色、有色金属价格回落拖累采矿业增加值;贸易战影响显现,机器人、计算机、汽车制造业等主要产品产量连续两个月增长乏力。大宗商品价格红利、工业品出口态势较好是支撑7月工业经济的主要动力。

企业生产动力不足 未来前景态度谨慎

7月PMI为51.2%,环比回落0.3个百分点。新订单环比下滑0.9个百分点,新出口订单持平上月,生产指数环比下降0.6个百分点。外需稳定,国内需求下滑,企业扩张步伐放缓,生产动力不足,对未来前景持谨慎态度。接下来,要在前期减税降费、简政放权的基础上,进一步实施更有针对性的措施,减轻企业生产压力,加快消费品升级步伐。

用电增速明显下滑 下游行业依然低迷

7月全国发电量同比增长5.7%,较6月下降1个百分点,与工业增加值增速表现相背离,8月工业产出增速恐现回落。发电量同比增长放缓一方面存在基数因素,另一方面,虽然生铁、钢材、水泥等高耗能产品产量继续上行,特别是铝价上涨推动有色金属产量较上月大幅增加6.6个百分点,仍然难以对冲中下游制造业低迷形成的拖累,受需求不足和贸易战影响,汽车产量已现收缩。

投资增速再创新低 投资结构失衡加剧

7月投资增长3%,创新千年以来同期新低,基建投资下降5.3%,制造业增长9.8%,房地产增长13%。民间投资增速达到10.8%。基建是拖累投资增速创新低的主因,随着项目的上马,预计四季度将回暖。民间投资向好是亮点,但方向出现偏差,制造业增速重新跌回个位数,提内需政策未见效,房地产投资快速增长阻碍经济结构调整,深层次改革速度亟需加快。

楼市均价持续高位 中央控价态度坚决

7月商品房销售面积较上月下降了约8000万平米,销售均价继续维持高位,达到8838.6元/平方米。价格带动销售额增长22%,超销售面积增速12个百分点。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坚决遏制房价上涨,各地方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的同时,必须出台政策引导资金向高精尖产业等方向流动,加快需求侧改革步伐。

楼市展现回暖态势 金融风险一触即发

7月房屋竣工面积4936万平方米,房地产投资完成额增长13.2%。房屋竣工面积处于历史同期通常水平,但房地产投资增速却偏高,显示当前房地产市场正在回温。去库存整体效果显著是主因,但结构性顽疾不改,资金向中西部转移,不利于中西部经济发展,且东部沿海部分地区房价现腰斩,金融风险一触即发。

进口拉动外需增长 货币贬值利好出口

7月,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18.80%,其中,出口同比增长12.2%,进口同比增长27.3%。7月外贸好于预期主要是进口拉动,其中机电产品以及高技术产品对进口拉动力为最高。同时担忧中美关税政策出现抢跑以及人民币较大贬值利好出口。但7月新出口订单不佳,企业较悲观。加大基建投资能有效对冲出口恶化。

7月,对美出口同比增长11.24%;对欧出口增长9.45%;对东盟出口增长15.4%。7月出口对美欧东盟均下滑,对日出口大幅增长。由于中美两国互加关税的名单和金额都在扩大,对未来出口产生不利影响。外贸企业要加快拓展多元化市场的步伐,加速培育新的竞争优势。政府要释放政策红利,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。

消费创下年内次低 更需注重就业稳定

7月社消同比增长8%,环比下降0.2个百分点。本月消费增速创年内次低。除汽车及石油制品外,其他消费品增速均出现下滑。汽车消费回升与政策预期有关,消费升级带来的迟滞影响开始显现。刚需及房地产相关消费增速下降,与6月居民“冲刺”买房有关。未来,想要稳消费增长,除品质升级、稳定房价外,更需注重稳就业,持续增加居民收入。

预计物价继续上行 工业价格仍然趋弱

7月CPI同比增长2.1%,比上月上升0.2百分点,时隔三个月重回2%以上。7月PPI同比增长4.6%,比上月下降0.1个百分点。CPI与PPI剪刀差小幅收窄。经济结构调整艰难,财政政策缺位致货币政策被迫补位,央行实施定向降准扩大MLF叠加国内外多项涨价因素,CPI大概率继续上行。工业品需求仍弱,下半年若基建投资发力或延缓PPI下行趋势。

八项价格同步回升 通胀压力不可不防

7月CPI同比增长2.1%,食品和非食品价格同步回升。分类别看猪肉价格降幅明显收窄,燃料类和季节因素推动的旅游相关价格上涨较快。CPI增速虽在可接受范围内,但通胀压力不可不防。货币政策转为“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”背景叠加的是国内猪肉价格降幅收窄和大豆价格上升预期渐浓,国际油价仍有上涨空间,食品和非食品涨价因素均在累积。

财政收入继续承压 财政支出增速回落

7月财政收入同比增长6.1%;财政支出同比增长3.3%。财政收入增速较上月回升2.6个百分点,与进口、土地与房市相关税收增速上涨有关。考虑到减税降费政策将“更多在下半年体现”,财政收入继续承压。财政支出增速回落受基数较高、支出进度加快等影响。不过,与基建投资相关的支出增速未见明显改善,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,仍待加强。

居民存款降幅收窄 结构性矛盾仍存在

7月份M2增长8.5%,M1增长5.1%。M2增速回升0.5个百分点,主因居民存款降幅收窄以及财政支出加快所致。当前稳定经济需求叠加货币政策转向,M2增速反弹趋势有望延续。M1增速回落1.5个百分点,反应出M2回升并未带来企业资金的增加,企业融资的结构性矛盾仍然存在,需加快融资担保基金出资到位等相关政策推进,推动“宽信用”真正落地。

未来的政策形势及建议

7月经济整体呈稳中有降态势,三驾马车中,投资增速创历史新低,消费增速小幅回落,唯出口保持快速增长,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,外需稳定风险正在加大。在这一节点上,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,会议部署了下半年经济工作,并提出“下半年,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,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打好‘三大攻坚战’,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,推动高质量发展,任务艰巨繁重”,结合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,三季度有几方面需要重点关注:

一是坚决遏制房价上涨。从房地产投资数据来看,受实体经济不振及重点城市房地产政策趋紧等因素影响,游资已将中西部房地产市场作为新目标,中西部房地产销售额与销售量均呈现快速上涨的趋势。这给国家产业转移战略的深入推进制造障碍,一方面,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的优势在于较低的生产资料价格,而房地产价格的上涨无疑将推升劳动力成本、土地成本等一系列生产资料价格,对于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、推动产业升级不利,另一方面,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将产生虹吸效应,民间资本脱实向虚的步伐刚刚被遏制,切忌不能开倒车。因此,短期应因城施策,严厉打击房地产市场投机行为,长期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。

二是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。7月基建投资下降5%,显示在基础设施投资稳增长方面仍然有较大的空间,与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相关的投资应尽快落实。同时,加快推进高精尖产业补短板,投资数据显示,医疗、专业设备等高精尖相关产业投资快速增长,对经济的带动力正在增强,且随着京津冀、珠三角、长三角区域战略规划的逐步推进,以高精尖产业为核心的梯度产业链正在形成,将以几何速度更快推进高精尖项目落地,对于引导民间资本回归实体产业,推进经济稳定健康发展是唯一手段。

三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。7月人民币兑美元贬值3.7%,在利好出口的同时,资本外逃局势不容乐观,对此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8年8月6日起,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%。金融领域风险加剧。同时,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回暖,楼市风险正在聚集,大量闲置资金回到房地产市场,且居民短期贷款同比增速达到65.1%,显示大量游资已经将居民存款裹挟,一旦楼市风险爆发,对内需提升、社会稳定都将构成更大威胁。下半年,在坚决遏制房价上涨的基础上,必须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,但不宜过度,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,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,防止过快的去杠杆引发居民重大经济财产损失。

四是把稳定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。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,“下半年,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”,而保持社会大局稳定的最重要抓手就是就业的稳定。今年我国城镇需安置就业人数在1500万人左右,在经济稳定增长时期,约200万人会出现就业难,而下半年一旦经济持续下行,将导新增就业机会减少,就业难恐大规模爆发,从而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,不利于提振内需,更将阻碍国家发展战略部署任务的实现。因此,必须将失业率控制在社会可承受的范围内,必须确保劳动者的实际收入水平不降低。一方面,做好民生保障工作,提高财政对失业及低收入人群社会保障的支出,在内外部共同冲击的情况下,对冲收入下降甚至失业的影响。另一方面,加快推进创新创业扶持政策,降低创新产业的市场准入门槛,消除制度性交易成本,催生更多吸纳就业新市场主体,增强就业带动能力,同时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全面推进就业扶贫,深入推进扶贫劳务协作。